Lucozade.

跪舔欧美一万年。

符闹狮叔水水水:

小哭包一张~本来做的头像练习~后面画着画着就想画完整了。

画风不正常十题【五】

作者精分 文风已被食用 继续ooc
—————
Erik发现Peter开始饮酒了。

作风严谨、生活有规律的万磁王绝对不希望儿子宿醉---尽管Peter早就过了21岁---这尤其会使他忆起Charles沉沦于酒精和药物的十年。然而真实情况是,雾草他正在灌下去的不是自己准备情人节和查查一起喝的那瓶酒么?!!

恍惚间红酒从手中滑落,Peter微醺中迷离的目光不屑地瞥向Erik,后者只给予坚定而严厉的凝视。长达整整1秒的沉默。银小子还是从沙发上消失了,高大的父亲也皱了皱眉,无奈却有些担忧地离开了。

但第二天的画风不免有些异常,Erik对上帝发誓他儿子肯定精分。他印象中的Peter绝对不会拒绝Twinkies或是任何别的垃圾食品---反正以他的新陈代谢速度根本吃不胖;也不会因为电视坏了提出去跑步---而且是以正常速度;更不会在看到Warren欺负Kurt时给他一记扫堂腿---毕竟Charles告诉学生不要看别人笑话的教诲几乎从没起过作用。Erik甚至想去质问Charles,是不是因为他昨天在床上吐槽Peter太久导致可怜的孩子被脑了。但他的查查显然没有心思回答这个问题,试验了Hank研发的站立血清2.0,教授因能力还在而欣慰,却无奈地发现自己比助教矮了整整一个本尼的脸长。

Erik其实挺喜欢现在的Peter,这个不会开过分的玩笑、不会顺手拿走桌上的零食、对所有人都彬彬有礼的Peter.可他见过银小子的许多神情---无论是被说教时眼底流露出高傲的叛逆,还是边听音乐边嚼口香糖时不自觉的满足的微笑,抑或听到感兴趣的话题时眼中明亮的希冀,以及孩子般偶尔的紧张与迷茫---没有一种是现在这样,这种和Kurt交谈时溺爱却带着犹豫的目光。他的大脑当机了一下,有些怀疑是不是自己的取向遗传给了儿子,直到Peter的瞳孔闪过一丝淡黄。

---WTFFFFFFFFFF!Raven你变成我儿子干什么!Erik惊讶中差点把Raven硬币穿脑,你是和Hank一伙欺负我和查查么!??好吧也许你只是想看看Kurt,但也不能为了看你儿子就变成我儿子吧,等等你把Peter藏在哪了,Peeeeeeeeeeter!

“……………”

“…Hey dad,what's up.”楼上传来一个懒散的声音,银发男孩无力地倚在墙上,状态就像刚被人上了,但他其实只是宿醉,昨天离开时使用能力顺走了几瓶硬性饮料。

“……”看着Peter发红的脸颊和凌乱的发丝,Erik有些犹豫是不是没发现魔形女假扮他的事更好一些,他显然又忍不了这个孩子的生活习惯了,或许今晚真的可以求Charles脑一下Peter.
—————
前五篇总算更完辣!这腊鸡文笔也是迷了。打算停更2周左右,后五篇换一种形式展现。谢谢各位愿意支持我的姑娘XO

画风不正常十题【四】

预警:
Peter个人视角,各种ooc,不要纠结漫画原著能力之类的我就是要这么写XD文笔渣抱歉
—————
我叫Peter maximoff,被学校的人称为快银,据说是因为我又快又银(不

我快速而活跃,几乎从不驻足,暂时不确定自己速度的极限,我甚至可以去往未来……
-------
【Ooooops明天Scott会因为Logan借摩托车和他打起来教授天天忙着和我爸下棋啊不忙着教育学生他一定不想看这个家暴现场啊不争执现场我提前把摩托车偷走啊不开走这事就不会发生了对吧!?

后来Scott发现摩托丢了,Logan发誓没动
他的车,两个人还是打了起来,教授依旧把他们脑成了两只哈士奇。

【Oh my周五下暴雨我爸和教授约好的复婚纪念日去海边怎么办啊去不了海边我爸就会伤心物理课就会一直提问我关键教室门是金属的我跑不出去喂我我我要去找Ororo让海边放晴

然而Ororo并不能很好地控制自己的能力,我爸正推着教授的轮椅漫步沙滩,突然就神tm下雨了。
-----
……我甚至可以去往未来,但我的能力不包括对其做出改变。我没有教授的普世情怀,更难以接受一些即将发生的事,所以我或许偏向于长时间隐匿这个能力。至于Logan说他逆转过未来我才不要信!我这么高冷才不羡慕!还有我被哨兵杀死过之类的鬼话听着就辣磨假好吗?像我这种机智帅气大家都觉得我soooooooooocute的人怎么会死呢!

好吧他说的可能是真的。然而明天我还会被教授脑成学校清洁工,不行我要赶紧去吃1箱Twinkies补充体力,话说我干了什么错事爸你说说教授啊!

呃你问我为什么是明天…就算隐藏能力我也有忍不住去未来看一下的时候喂!

而且明天训练课Warren和Kurt会迟到明天Scott会把学校食堂炸坏明天Raven老师会变成我爸来骗我!??明天我爸和教授又要闹离婚最后还是一如既往通过上床解决矛盾。…等等教授我错了不要脑我!

对了我那天遇见一个特别好玩的人叫Deadpool,他说我们其实都在漫画世界还带我打破了次元墙,屏幕前面那个姑娘正在看我吐槽的这些废话,我的天感觉就像被人看光我心好痛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教授快脑她!什么你脑不了这个次元以外的人!??

…好吧。I'm still a loser.

画风不正常家庭的日常十题【三】

继续ec一生推
---为什么是小快银个人向?
因为我站的cp是快银x我:)
这篇有狼队、锤基小客串【不占tag
---貌似只有锤基是复联无争议cp?
毕竟我是盾冬
---为什么不站盾铁?
因为我站的cp是妮妮x我:)
跑题了跑题了。
总之求热度求粉丝www
—————
今天的小银毛伐开心。

校内娱乐板块投票,Hank身为变种人最主要的技能是不是搞科研,全学校只有Peter给出了否定的答案。

大多数人认为Peter仅是跑得快,其实他读书学习甚至思考速度也是常人的许多倍;他可以在一秒内吃完Twinkies,只是他更喜欢以正常速度享用零食,尽管隔壁Loki的布丁依旧经常丢失,导致无辜大锤沦为傲娇受弟弟的日常出气筒。

当然重点还在于跑得快,银小子solo天启时只用赤手空拳,百分之百遗传于他爸的中二基因。他其实还有几个帅气个性非主流(划掉)非常好用的隐藏技能,比如抖抖腿就能短距离飞行,所以他隐瞒这个能力而同意Erik带自己上天只是出于对父爱的渴求与好奇;然而他的大招是通过围绕目标高速奔跑产生气旋,抽光空间内部的氧气使里面的生物窒息。所以Hank对训练室的系统设置显然存在漏洞,那些机器人完全不需要呼吸来维持工作状态,这个三技能自然也没什么作用。野兽的实验室里只有Peter的大喊,

“来啊,互相伤害啊!”

路过的Raven听到了这话,训练室系统就至今没有调整。①

………………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

其实Peter不会系鞋带。

Charles死皮赖脸(划掉)温和正直地说服Peter偷走了他老爹那个难看到死的头盔,因为Erik总在睡前运动时把它当成调节情趣最佳用品,这让小叫兽感到忍无可忍。

阳光微凉,琴瑟微凉,呼吸微凉,心事微凉。②伟大的万磁王正躺在树下思春(划掉)思考他的新时代审美观,只见树叶簌簌摇摆,轻敏的银色身影晃了一下,pia-ji摔在自己身上---他的体重可没有看起来那么轻盈,Erik感觉自己的胃要被压爆了---这个跑起来贼快的小银毛竟然窃取了自己的头盔,然后被鞋带绊倒了!?

今天的鲨鱼万伐开心。

---Erik和Peter都受了轻伤,不仅要花钱付医药费,而且没人和Charles一夜七次了。

今天的查查也伐开心。

…………………

每天都不能自已地听小叫兽呻吟声入眠的凤凰女晚上终于可以听狼队那边的声音了。

今天的Jean Grey很开心。
———————
①Peter并不知道“来啊互相伤害啊”其实是“来跟我谈恋爱”的意思,所以Raven生气了XDDD

②这四句摘自锦鲤抄

画风不正常家庭的日常十题【二】

文风它今天也没吃药。
正常周更,这几天比较闲尽量加快速度。
DoFP里Peter看电视时抱着的小女孩既不能是Lorna也不能是他妈妈生了妹妹又被人抛弃了吧,所以随意认为是领养来的好了就这么任性,红女巫设定是复仇者。
【题外话:超链接是不是只有电脑才能弄?
以下正文
—————
有人说Erik欠Peter一个童年。

Ms. Maximoff是一位坚强的女性,Erik离开时她没有落一滴泪,亲人逝去时她毫无怨言收留了他们的女儿。Peter承认他有很好的母亲,但成长过程中父亲的缺席,终究让他感到几丝自卑。

然而经历了在Charles卧室的认亲,Peter和Erik的关系似乎变得越来越尴尬。Erik认为自己无法适应突然有一个20多岁的儿子,尽管他听说还有女儿Wanda时露出了一嘴鲨鱼牙。银发男孩每次见到他时总是不安地捏着衣角,不是紧张的发不出声音,就是滔滔不绝地说着没人能听清的东西。谁知道这孩子多少次跑到他面前,留下一句I love you dad再飞快地逃离,可他只感到微风吹过带来的丝丝凉意。

直到有一天两位家长认真讨论了教育问题。

“Erik我认为你应该多关心Peter.”

“我今天早晨还带他飞上天来着,中午又给他做了蔬菜沙拉,虽然他看起来不太开心但我是为他好。”

“……”

Charles脑到了Peter,男孩正在草坪上百无聊赖地撕着花瓣,“Wanda,我,Wanda,我,Wanda,我…”恍惚间最后一片花瓣落地,他思考了漫长的1秒差点哭出声,“神tm居然是更喜欢Wanda,明明他们还没见面。”

“明天你放假,条件是带Peter出去玩。”

虽然极不情愿,但为了让爱人划掉朋友满意,第二天Erik还是带Peter出校了。母性泛滥的教授正在感叹老万的进步,忽然一阵清风拂过,银色夹克的青年站在了他的眼前,顶着一头紫色卷毛,表情比失恋还难看,虽然他没谈过恋爱。

“教授救命我知道我爸审美观不太正常可没见过这么不正常的他觉得我们年轻人愿意做有点疯狂的事因为你喜欢紫色而且你以前是卷发他就带我到开罗洗剪吹一条龙还是永久性染烫哦对了发型师也就是店主是个蓝色的光头!!!!?”

Charles耐心安慰着Peter,内心早就忍不住笑出声。听说父亲对孩子的性格发展有很大影响,如果Erik陪着Peter长大,以他的审美和个性,Charles已经基本能够想象出杀马特快银或者快红块绿快紫的样子了。

#小快银个人#ec# 画风不正常家庭的日常十题 【一】

文风无药可救,更新速度无药可救(大概周更勿喷
因为第一段是脑子一热写Peter的地下室生活,所以剩下九题少了这点内容篇幅会更加短小(嫌弃自己
以下自己差点看不下去的正文
—————
Peter从来不是老师家长眼里的好孩子。他总在对那些不听音乐不刷twitter只会学习不会娱乐的同龄人嗤之以鼻,但更多是带着嘲讽的同情。他可以在同学晨跑时自学完一天的课,回来时却发现其他人还在以慢的无法形容的速度跑圈。但比起怜悯别人,这个孩子也许应该为自己惋惜。年少轻狂却又如风清爽,有着受欢迎的性格和与生俱来的天赋,却注定孤独。他或许是大多数女孩喜欢的类型,他本该有几个要好的朋友,可惜那些人看到的只有一阵清风。后来他习惯了这样的生活,赖床一小时,起床到出门一分钟,五分钟后学完一天的课程回家,在地下室打法剩下的时光。

但Peter其实是个耿直boy.

本来跑去学校找教授是为了认爹,甚至出门前还轻松说着“I'm not afraid of him”,然而有些胆怯划掉改变主意的Peter决定暂时不告诉教授,尽管那两个人已经复婚划掉和好很久了。

于是Charles办公室里出现了画风不对的一幕,Peter顶着天启一战捡到的万磁王头盔,银色发丝因头顶的重负垂落着,男孩不停搓手以掩饰自己的紧张,誓死拒绝回答教授的问题。现在的孩子越来越会玩了,Charles这样想着,Scott与Logan的师生恋新闻一经确认立即登上公告栏热议板块,而Peter每每看Erik时一脸娇羞划掉欲言又止的表情更令他十分担心,毕竟说好的ec一生推呢(不。

可Peter还是图样图森破,教授头发都没了(雾),这些疑问解决起来也不会困难,他脑了爱八卦的Raven,终究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并许诺帮助这个可怜的孩子。

后来夜深人静,还未熟悉校内布局的Peter不小心闯入了教授的房间,不算惊讶地看到Charles和Erik正做着一些辣眼睛的事。

“…呃教授我不是故意的不要脑我也不要惩罚我对不起我这就走”话没说完Peter已被Erik控制飞出门外,“孩子晚安回自己屋吧。”

他叫我什么,孩子!!?

教授的枕边风果然是有用的。Peter想着,露出了标准的小快银式笑容。

你终是我无法走出的森林【番外二】

间隔好长时间才码了这篇,再磕3个响头感谢各位姑娘不掉粉之恩。虽然是番外,但是按正文占了ec的tag,感到十分抱歉。结尾果然又糊了,我可能不太会写HE,文风可怕只求不喷。
—————
苍鹰急促地尖啸,猛然腾空而去,带回的是一个看上去手足无措且不太可靠的银发男孩,以及一个在脑海中响起的温和声音。但Nina十分清楚,只有尝试着相信这些人,才有找回身体的可能。

有人自小没有目标,终生碌碌无为,William Stryker则是他们的反义词。扭曲的心理与对变种人病态的憎恨,使他以极端的方式执着于Weapon X的研制---尽管Logan还是逃逸了。听闻万磁王有个能与动物交流的女儿,这种能力只要稍加改造就有极大的杀伤力,可他赶到时,女孩早已逝去,而他亲眼目睹的,是只在传说中存在的复活。风起云涌,树木摇曳,地面颤抖,一缕反射着阳光的发丝,轻盈地舞动着,渐渐合成为完整的身体。如梦初醒的女孩以新奇的目光环视四周,得到的却是致命的一枪---Stryker从未被生命力打动,那会使他的神经脆弱,唯有麻木与果断,得以支撑他称之为信仰的残酷的追求---女孩虚软地跌至地面,失去了一切新生的活力。

冰冷,黑暗,荒凉,寂寥。孤凄的气氛延伸至不存在的尽头,使平日里格外欢脱的速跑者,有些悲伤地想起自己仍未找到的归宿。此处,Stryker的秘密基地,为防止Weapon逃逸事件再次发生,所有联系外界的通道都安设了抑制变种人能力的射线。入口的监控出现了一个奔跑的银色身影,却在进入基地后如风般消失了。

年幼女孩的躯体平躺于实验室的玻璃防护舱内。Peter拽下护目镜,挂上耳机,高速奔跑产生的气旋使空间内的守卫因窒息而晕眩,他轻轻抱起沉睡的Nina,快速地逃离这阽危之地。
“做得很好,Peter,”教授赞许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你没有伤害那些人。”

可惜的是,Charles话音刚落,清醒过来的守卫便按响了警报。监控的画面与警铃的声音,让Stryker确定了入侵者的意图。正如他所料,仅过两秒,暂时失去能力的Peter就以正常速度出现在走廊。

…………………

“Hey kid,take it slow.你会为错过我的话后悔的。”突然出现的Stryker露出一丝阴暗的笑容,“我知道你父亲在哪。”

银发男孩的眼神黯淡了,已经接近出口的他下意识放慢了脚步,却足以使受过良好训练的上校用BB枪击中他的右腿(注1:软式气弹枪发射的BB弹由硬质塑料制成,不会穿透皮肤,没有致命性,此处Stryker只是想达到让Peter摔倒的目的)。
“Plan B,Kurt!”他用尽全部力量将怀中的女孩抛出门外,静候许久的蓝魔接过那具柔软的身躯,砰地一声消失于所有人的视线中。重重跌倒在地,被那人狠狠踩在脚下,身体的伤痛、射线的副作用以及对一路寻找父亲的种种回忆,使Peter有一种想要呕吐的不适感。随后他被几人拖走,绑在了一个实验台上。

“我并不能找到你的父亲,那么说只是想拖住你,不过试验体还是被偷走了,”上校说着转向一位工作人员,“他的身体抗压能力异常强大,用激光刀。”
“你要把我解剖?我真想知道自己有什么利用价值。”Peter紧张得出了一身冷汗,却故作轻松地问道。
“哦不,我的孩子,”上校欣赏的目光令他十分厌恶,“你无疑是这里最大的罪人,但今天是个特例,我会让你活着出去。你有一双很漂亮的腿,可能遗传自你的父亲,谁知道呢,也许你还能再次见到他。不过现在我要取走这近乎完美的艺术品---全身麻醉,没有痛苦---然后将它们放入冷柜珍藏,你会过上敬爱的X教授那样的生活,没准Lehnsherr也会为此给你更多的关爱,而我甚至不要求你的感谢。”

“……”
残酷的寂静。Peter承认他有一瞬间希望自己没答应帮Nina找回身体,或者根本没去波兰,但他还是不会后悔,因为他说过的,愿为家人付出一切。

…………………

天翻地覆,倾盆大雨,突如其来的强烈地震---这些都源于Nina的能力---迫使Stryker停止他的计划,和其他人一起疏散逃离,闯入基地的Hank带走了受伤的Peter.上校有些鲁莽,他只看到了女孩控制动物的一面,却不知女孩是一位自然感应者,所以他并没有高度重视这个看似弱小的试验体,也因此没有立刻杀死Peter,银发男孩就阴错阳差得以生存下来。

一切重归平静,就像女孩恬淡的笑容。她散发着生机与活力,快乐地冲向Peter,踮起脚尖叫他哥哥,显然她已知道了真相。男孩眼中的光芒又被点燃,温柔地抱起妹妹,听着她任性的娇嗔,一旁的教授、Hank和Kurt也只是微笑着围观。后来,Nina会要求哥哥像爸爸那样给她唱歌,而小天使花费整整2秒学会了那首催眠曲(注2:此处参考漫画原著,快银除了行动速度,学习速度也比常人快许多倍),每晚看着小小天使在自己的陪伴下入睡---当然他经常会自己先睡着,Nina也习惯了和哥哥挤在同一张床,Erik回来的那晚正是这样的情况。

不过Peter绝不承认自己是妹控,直到很久后的一天,已和Charles复婚的Erik发现自己还有个复仇者女儿叫Wanda,这个中二的儿子其实是姐控。